您现在的位置是 :网站首页 | 外事理论研讨 | | 正文
 
(增观察15.2):浅说欧洲—欧债,欧元,欧盟,欧统及其他(1)
 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5/2/10 阅读:2110次 【字体:

 

 ------欧债危机及其原因浅析
 叶其增   20152
 
近日,2015年1月26日刚上台的希腊新总理激进左翼联盟领导人齐普拉斯(Alexis Tsipras)成为国际焦点人物。原因是他的新政府要废除希腊对欧盟大多数债权国的承诺,即要废除希腊的紧缩政策。希腊人口约1000万,2013GDP总量为2400亿美元(人口和GDP约等于苏州市),但债务总额达3230亿欧元,人均31000欧元(人均债务约等于22万元人民币)。开始于2009年底的欧洲债务危机正是由希腊的主权债务引发。危机发生后,希腊前政府向以德国法国为首的欧盟大哥作出采取紧缩政策的承诺,欧盟才同意救助希腊。如今,希腊新政府出尔反尔,借了一屁股债还不愿过紧日子,欧洲立刻又陷入了慌乱之中。经历了几年动荡的欧债危机看似已经逐步平静,希腊淌出的混水转眼间又使欧洲的天空昏天暗地。
 
欧债危机开始于2009年底。当时,由于希腊债台高筑,全球三大评级公司(惠誉,标准普尔,穆迪)在半个月内分别将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下降。这引起了欧洲的恐慌。接着,危机蔓延到西班牙,葡萄牙,爱尔兰等国。比利时和法国等相对稳健的国家也受到影响。这引起欧洲股市暴跌,欧元重挫,失业高企,社会动荡。欧元区经历了自欧元创立以来严重的危机。
 
欧债危机看似主要集中于希腊,西班牙,葡萄牙等“非生产性”国家。但其实质是欧元区成立以来,一系列社会的经济的外交的失衡所导致的。
 
欧债危机是欧洲经济结构性问题的结果----欧债危机源自于福利的刚性需求和产出的柔性增长之间的矛盾。战后欧洲社会采取高消费政策,而高消费必须有高福利作为支撑和保障。在欧元区内,只有德国是真正的“生产性”国家,只有德国的产出和消费控制得较好,财政的收入和支出掌握得也较好。其他国家包括法国在内都没有如此严谨。尤其是地中海沿岸地区,以消费休闲业为主,产出严重跟不上消费。战后,欧洲社会老龄化日益加剧,财政的刚性负担日益严重。另外,在欧洲,社会民主主义思潮有很大影响,其副产品福利主义,劳工权益主义,人权至上主义有很大市场。刚上台的希腊左翼政府就是在保障国民利益的口号下上台的。但社会民主主义是需要物质和资金作为支撑的。近20年来,欧洲经济增长乏力,1999年欧元成为统一货币以来,并未给欧元区带来起色。实体经济搞不过亚洲,虚拟经济搞不过美国。增长乏力导致政府财政入不敷出,居民收入减少导致储蓄下降。社会需求和社会产出的不匹配造成了欧洲经济框架的严重失衡。
 
欧债危机是欧元区制度不成熟的结果----- 欧债危机是货币统一和财政不统一之间的矛盾的结果。欧元区成立后,货币是统一了,但各国的财政还是各自为政,缺乏统一和制约。欧洲的南部和北部经济发展程度和财政管理制度差别很大。历史上,以阿尔卑斯山为界,北部由于气候寒冷,条件恶劣,人们必须勤奋劳作,严格作息,才能生存。在这种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形成了严谨,勤奋,认真,细心,谨慎的的盎格鲁萨克森-日耳曼文化,以德国人和瑞士人为代表。而阿尔卑斯山南部,气候温暖,地中海阳光明媚,雨量充沛,不用太勤奋也能获得丰收,因此空余时间丰富,喜于载歌载舞。这种自然条件下形成了浪漫,懒散,享受,自由,随意的罗马拉丁文化,以意大利人,西班牙人和希腊人为代表。作为货币的欧元统一了,但文化无法统一,各国的财政制度没有统一。正如有人说的,北部生产,南部消费;北部储蓄,南部借贷;北部盈余,南部赤字;北部人追求财富,南部人追求享受。2011年底的数据,德国人均储蓄3000欧元,而希腊人均欠银行2500欧元,葡萄牙人均欠1500欧元。北部人创造财富,但管不了南部人花钱。但由于同在欧元区,南部人闯下的祸,全欧洲都要分担。
 
欧债危机也是美国对欧盟及欧元打压的结果----- 美国对欧元区的酝酿和成立一直持警觉态度,因为一个统一的强大的欧洲货币不符合美国的利益。美国从80年代开始,经济结构逐渐从生产调整为消费,制造调整为研发,贸易调整为进口为主。其经济结构调整的基础就是美国拥有强大的国际储备货币--美元体系。近30年来,形成了这样的“经济国际化”秩序 — 中国,日本等亚洲制造业大国生产物品,美国购买消费,美国钱不够怎么办?发债。然后,再购买,再发债。而中国等制造业大国形成了制造,出口,收钱,买债,再制造,出口,积累。所以,美国即使在这种结构下积累了双赤字—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的严重问题,日子仍然很好过。为什么?因为他有美元这个强大的国际储备货币,他能无节制地印钞和发债。
    而一个强大的欧元的出现,打破了美元独霸的利益格局,显然让美国感到紧张。任何对美元形成威胁的货币体系出现,美国都要打压。于是在欧元成立不久,美国就悄悄地促使欧元快速升值,当欧元区各国因欧元升值导致购买力飙升而欣喜若狂时,美国人却在偷着乐。不久,欧元升值的恶果迅速出现,因成本飙升造成出口下降,因价格上升导致旅游业受到重创。意大利,西班牙,葡萄牙大量中小企业倒闭,海运王国希腊的货运业务大量减少,游客猛减。
    在美国的许多著名大学的商学院里,教授们研究的“金融创新”其实不一定是那么高尚的,他们的课题往往不是如何让金融工具促进人类社会的经济发展,而往往是如何利用金融武器摧毁他国的经济,或如何借助金融戏法让资本迅速增值而不顾是否符合人类的伦理,一如华尔街那般。美国的金融创新其实是带有匪夷所思的另类的特征的。
80年代美国用强迫日元升值的方法打败了日元。现今,美国对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也十分警惕,因为一旦人民币成为国际重要储备货币,美元独霸天下的格局又要被打破,美国经济体系可能严重受损。美国最担心的不一定是中国经济总量的增长和军力的发展,最担心的是人民币的国际化的顺利完成。当下,人民币国际化刚开始在东南亚和中日韩之间试验,美国在南海和日本问题上的搅局,就有阻断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意图。值得我们警惕。
 
 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
 

 
版权所有:苏州市外事学会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苏ICP备案17045267号  联系电话:0512—67956692
网站维护:苏州市外事学会    电子信箱:wsxh@wb.suzhou.gov.cn    地址:五卅路148号10号楼2楼